笔趣阁小说吧 > 第一法师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能动手就别废话
    “夜色!”不知是对战中落了下风,心里着急的缘故,还是被夜色那两不相助,坐壁上观的态度给刺激到了,浅墨很是气恼道:“你是不是真要看着我被NPC杀掉,才相信我是真的浅墨啊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这时夜色终于出声了,回应她道:“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浅墨一听这话,立刻转怒为喜,催促她道:“那你快来帮我啊!”

    然而夜色的话还没说完,她摇摇头接着道:“我是说,就算你被杀了,我也不会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幽魅樱听见这话忍不住大笑。

    浅墨则是一脸被噎住的表情,缓了好一会才问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这种问题还需要问么?

    不管是玩家还是NPC,死的样子都差不多,而且一个掉装备,一个爆装备,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,即便细微处有所不同,游戏设计师也能根据设定的需要进行调节,就像眼下他们将NPC复制成玩家一样,所以即便浅墨挂了,也不能证明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夜色懒得解释那么多,只望着她俩,随口答道:“我很清楚自己队友的操作水平,无论哪一个,都不可能打不过一个NPC,即便那个NPC的智能程度有些高。”

    话已至此,浅墨尽管还是一脸的郁闷,但也没有再去试图证明自己的身份了,而是专心的与幽魅樱对战起来,可惜她之前已然落了下风,再怎么奋力死战仍然没有挽回颓势,最后还是倒在了幽魅樱的面前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远程职业,都有宠物,幽魅樱的防御甚至还不如浅墨,因此这一战她也只是险胜,生命值也见了底,她吁出一口气,捏碎了一颗生命石回了回血后,才望向夜色感慨道:“这假冒浅墨的NPC也太狡猾了,幸好你没相信她,不然挂的就是我了。对了,你那还有回血的药剂么?有的话分我一些,我带的不够,已经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夜色瞧了她一眼,没有吭声,但还是从背包里摸出两瓶回血的药剂,走过去递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幽魅樱伸手去接,然而就在这时,原本倒在不远处的浅墨却忽然暴起,又活了过来不说,还以迅如雷电的速度,摸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向夜色的背心。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只见一道白光微闪,夜色的身形已然瞬移到了远处,浅墨手里的匕首自然就刺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浅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失了手,沉下脸道:“竟然还是没有骗过你。”

    夜色打量着她那拟真至极的表情和反应,心里赞叹这游戏里的NPC智能水平还真是不低,脸上却神色不动的淡淡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么,就算你被杀了,我也不会相信你,我可没有忘记,猎人有假死的技能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又望向接药剂接了个空,还愣在一旁仿佛没有回过神来的幽魅樱道:“你也别装了,要不要和她一起上?”

    幽魅樱听见这话,神色蓦然为之一变,握紧了手里的法杖,气恼而又诧异道:“你怎么连我也不信?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想说些什么来获取夜色的信任,然而回应她的却是夜色兜脸砸过来的冰咆哮,生生的将她还没说完的话给强行打断了。

    夜色一向不喜欢废话,何况同NPC有什么可说的呢?之前敷衍她们是想省点力,看她们自相残杀,现在这两个NPC都残血了,解决起来就是挥挥法杖的事,是以她直接就付诸行动了。

    是的,她从一开始就没相信过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,破绽太多了,最明显的是她俩明知道有NPC假冒队友,却没有怀疑过她,甚至连问都不问一声,就相互争抢着想要取得她的信任,太不合理。

    片刻后,这两个假冒她队友的NPC就倒在了她的面前,这一回是真的死透了,不会再跳起来偷袭她了,但另有一道身影摸到了她的身后,趁她弯腰去捡战利品的当儿,一闷棍敲向了她。

    夜色听见脑后风响的时候,就使用了闪现术,那盗贼的闷棍自然就敲了个空,她回过身来一看,果然是铿锵玫瑰。他们的队伍里,每种职业都只有一人,这很好猜,难的是一时半会的不好判断眼前这铿锵玫瑰,究竟是玩家本人还是NPC假冒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吭声,也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,只是站在相隔数米远的地方,默默的彼此打量着。

    过了足有一两分钟,铿锵玫瑰才“哈”的一声笑了起来道:“果然是夜色!要是我不先开口的话,你大概能和我在这里对站一整天,都不觉得尴尬无聊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。”这话听得夜色不禁莞尔,调侃她道:“我可能会忍不住,直接先动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刚才对你动了手,但我也是没办法呀,我被这些NPC搞得头都大了。”铿锵玫瑰苦笑道:“被传送之后,我一路遇到了好几个队友,可是谁能想到都是NPC假冒的呢,第一次没有防备,吃了好大一个亏,差点就挂了,之后就不得不谨慎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夜色有些黑线道:“偷袭我,打我闷棍就是谨慎的做法么?”

    这真是让她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她从末世来到这里的原由,刚才也是极力忍耐,才没有立刻出手还击,不然恐怕铿锵玫瑰已经没有机会站在这里同她对话了。

    铿锵玫瑰却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,还有些自得道:“这一招我也只对你和寒光使用,其他队友和NPC,估计都躲不掉我的偷袭。哦,对了,还有沁水血色,他大概有一半的几率能躲掉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有些耳熟,夜色记得自己之前仿佛也对假冒浅墨和幽魅樱的那两个NPC,说过类似的话,这会才发现这种辨认队友真假的方法,还真是有些蛮不讲理,颇令人无语,好在这也无关紧要,铿锵玫瑰的一言一行都让她有种熟识感,应该是玩家本人无疑,她能够确认这一点就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交流了一下被传送后遭遇的具体经历,然后都觉得眼下这种情况,像是副本里设定的考验关卡,包括迷宫和幻象,想要破关而出,大概必须全体队员都集合到一处才行。

    “这说难不难,说简单也不简单啊!”铿锵玫瑰感慨道:“破关的具体要求我们不清楚,万一有队友被假冒的NPC骗到了,挂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想太多也没用。”夜色懒得琢磨那些无法确定的事情,淡然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,见招拆招吧。”

    往好处想,她俩已经集合到一起了,保不准队伍里的其他人,此时也已经陆续相遇,结伴同行了,人越多越不容易被NPC蒙骗,城堡就这么大,一层一层找过去,要不了多久,大家就能重新聚集。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”铿锵玫瑰点头道:“我们两个从现在起都不要分开,这样应该不至于有假冒你我的NPC跑过来找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的并没有毛病,但架不住NPC就是喜欢过来找死,她们继续往前搜索了没多久,就撞上了一个衣着容貌与夜色一模一样的NPC,那NPC瞧见她们时还一脸的诧异,随即就指着夜色愤怒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竟然敢冒充我!”

    “啧啧。”铿锵玫瑰连连摇头,觉得这NPC装的也太不像了,夜色根本不可能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至于夜色嘛,她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,向那NPC示范了一下“夜色”这个角色该怎么扮演——

    她扬了扬手里的法杖,施放了一个变形术,然后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流光飞散间,假冒她的那名NPC体形猛然缩小,变成了一只粉嘟嘟的小猪,双眼圆睁的瞪着她,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!能动手就别废话,下回来时要记住哦!”铿锵玫瑰赞了一声后,迅速的摸到了那只小猪的身后去补刀了。

    绞杀、背刺、凿击、剔骨……

    那NPC受到伤害就变回人形了,在铿锵玫瑰风暴一般的攻击下,她像只落入虎口的羔羊,惨遭蹂躏,生命值瞬间就下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其实还不算太糟,如果是正常一对一战斗的话,她还有拉远距离挣扎反击的机会,可惜她假冒的正主也在场,夜色怎么可能给她苟延残喘的机会?一个火墙术外带两道冰矢和一个龙卷风,就配合着铿锵玫瑰,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她送去轮回了。

    “真菜啊!”铿锵玫瑰打完之后,由衷的评价了一句,但是忽然想起这NPC复制的是夜色的角色属性和装备,于是又连忙改口道:“我是说这些NPC的操作实在太菜,可没有说你,要不然我之前也不会用偷袭的办法来鉴别你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这算不算此地无银三百两呢?

    夜色有些无语,低声感叹了一句道: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铿锵玫瑰没有听清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夜色对着她微微一笑道:“就是觉得你最近好像同沁水血色走得挺近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铿锵玫瑰听清楚了,脸色忽然涨红起来,连忙辩解道:“没有这回事好么!”

    夜色笑而不语,转身继续往前搜索去了。

    “喂,真没有!你别走,你听我说啊……”铿锵玫瑰紧追在她的身后,还在试图说服她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.